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广州市老人院 > 本院资讯 > 媒体关注

南方+记者走近老人护理工作者:“留守的老人,我们来尽孝”

撰写时间:2018-02-09 15:45:55

    “朱敏玲,年三十你放假吗?”
    “那天我上班,陪着留守在院里的老人们过年。” 
她接着补充说:“有些老人常年卧床,没有自理能力,一年到头都住在老人院。每到过年,看到身边的院友们很多回家团圆了,留守的老人心里不是滋味,特别需要人陪伴。而且,他们的病情容易反复,也需要我在旁照顾。” 
    说到这里,这位27岁的护士落泪了。 
    她赶紧捂住泪眼,“我不是说我不能放假,而是老人们太让我放不下……” 
    2月6日,记者走访广州市老人院,走近这里的老人护理工作者,感受到他们有一颗炽热而柔软的心。 


累并快乐着
    朱敏玲是广州人,在广州市老人院工作已有7年了。“很忙很累,但累并快乐着。” 
    虽然不是在大医院当护士,但她也同样忙到“飞起”。老人普遍体弱多病,很多需要长期护理,一到季节交替,容易出现突发疾病。 
最近天冷,她每天要护理的重病老人6-7名,而护理一般病情的老人也在20名左右。有时要抢救病危老人,更是需要连续战斗。“经常会有筋疲力尽那一刻,但这就是我的工作啊。” 
    其实,这位护士打心眼里对工作有着巨大的满足感。“老人们把我们当自家人一样看待。” 
    朱敏玲和老人们朝夕相处,那种亲缘感自然而然会包裹住他们。 
    有的老人会拿年轻时的照片给她看,她马上称赞说“噢,你好漂亮”,老人笑着回答“你也是呀!” 
    有的老人子女在国外,寄回照片给老人,他们也会拿给朱敏玲看,抚摸着照片上的小脸说“这是我孙子孙女,可爱吧?” 
    还有的老人常常跟朱敏玲说起自己的往事,把几十年酸甜苦辣的人生况味全部倒出来。

 
老人就是老小孩
    “老人们在我眼里就是老小孩。”养老护理员骆艳兴说。今年37岁的她,说起老人来更显出一种成熟感。 
    “帮助不能自理的老人擦洗大小便,我并不觉得难接受。天底下的父母为子女擦洗大小便都不会觉得脏,我们对老人也是同样的道理。老人就是老小孩,我把自己看成老人的子女,不会嫌弃他们。”她说。 
    诚恳与朴实,写在骆艳兴的脸上。她原先在工厂打工,2011年进入广州市老人院当养老护理员。 
    起初,她用的是在家里照顾老人的生活经验来工作。逐渐地,她喜欢上了这份职业,护理服务也越来越精细。 
    对于心肺复苏、口腔护理、预防褥疮等有医疗技术含量的工作内容,她从门外汉变成行家里手。而对于那些看似普通的项目,骆艳兴也当成一门学问来研究。 
    比方说,铺床单。 
    “铺床单一点都不简单。”她说,“失能老人长期卧床不能起身,床单要换洗,怎样才能又麻利又平稳地换?我还专门参加过这个项目的技能比赛。” 
    熬夜,对于骆艳兴来说,是件辛苦的事情。护士和护理员都是“三班倒”,白班、中班和夜班三组轮换,老人身边24小时不能离人。 
    “上夜班一开始确实很难熬,慢慢习惯了。我们要定时查房看老人的状况,帮他们翻身预防褥疮,换尿不湿,查看补液输完没有……” 



院里招聘挖到宝
    “院里面同事打趣说挖到宝了。”身材高大的马俊是21岁的小伙子,从事养老护理员工作才4个月。 
    因为老人院很少能招聘到这么年轻的养老护理员,便把他当成“稀缺人才”来看待。 
    马俊学的是厨师,原先在酒店做西餐,后来受到当护士的母亲影响,通过学习考到养老护理员资格证。 
    “我小时候,爸妈就教我要多为老年人做事。我来老人院工作后,他们也常跟我说要我对老人有爱心有耐心。”他说。 
    今年春节,马俊和朱敏玲、骆艳兴一样,都要参加值班,坚守岗位。“对老人们放不下,挺挂心的。”马俊说。 



【南方+记者】李强 【编辑】陈海燕 【校对】曹柏英

(南方+ 2018年2月9日)

原文链接:南方+记者走近老人护理工作者:“留守的老人,我们来尽孝”

南方日报登载文章:广州市老人院老人护理工作者: 我把自己当成老人的子女